普通视图

发现新文章,点击刷新页面。
昨天以前小陈故事

2024葡萄季结束

2024年7月14日 19:49

公司的楼顶平台有个小花园,种着一颗葡萄树。

每年到这个时节,都是葡萄丰收的季节。只是今年由于雨水太多,阳光不足,不但结得少,甜度也大大降低。

虽然果酸味浓郁,但自从可以开吃以来,也是每天一小串地整了几礼拜。

葡萄

每天盯着葡萄由青变红,然后和蜜蜂等昆虫抢着吃的日子,还是很有点意思。

最后三串,正式收官。

三件套

采葡萄三件套(梯子、网兜、夹子),封箱入库待明年。


一个题外趣事

每次到这个酒店,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厕所。

leisir

还标称着政务会议定点宾馆,如果某天他来参会看到,雷sir看到这种画面也不知道会不会血喷三尺。不但强迫他看别人“吁吁”,还要给他点上香。

放假的这几天

2024年7月7日 21:36

下一阶段的学校,办事效率出奇的低。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收到入学通知书,搞得规划许久的暑假出行计划都不知道怎么安排。

天气是时晴时雨,气温也是忽上忽下的。本是酷夏,却给人一种秋天的错觉。天太凉,隔壁的小区游泳池也直到6日才清理开放。想着给小朋友安排个游泳课,他说不必了,他只想安安静静地泡水。无言以对,先让他自已折腾狗刨式吧。想来我也只会狗刨式。

放假的这几天,小朋友倒是把自己的假期生活安排得妥妥的。上午睡到自然醒,然后洗刷打一把王者。接着温故知新,中午时间点个外卖。吃完午餐和同学约着用电脑打两小时迷你世界。完事后,下午出门,到书店看书(小说)到18点。接着回家晚餐,然后和妈妈打乒乓球1小时(或游泳)。

想想,学习、游戏、运动都有了。感觉哪里不对,又貌似挺有计划的样子。

暑假生活

难道,父母眼里的暑假出行计划(大热天折腾)其实只是父母自己想出门玩玩?

小学毕业了

2024年7月1日 21:54

28日毕业典礼,家长没有去参加。从发出的视频看,班主任老师发言时多次哽咽。

相伴六年,对于班主任老师我是充满感激的。小学阶段正是从懵懂儿童成长为青葱少年的关键阶段,不论是学习能力,还是人生观、价值观的形成,可以说老师的作用非常大。特别是从一年级带到六年级的班主任老师,更是有着导师的作用。

对于孩子来说,人生中陪同他最长久的老师,也就是小学班主任了。和夫人说起这个,不由感慨,一个老师从研究生毕业到学校,按25岁入职算起,除开前面跟班的时间,一年女老师能够完整带班最多4届24年。6年时光,就是一个1/4的职业生涯渡过。

也不知道怎么感谢,给班主任写了一封信,对于这六年来她对孩子的尽心教育表示由衷感谢!感谢遇见!

byl.jpg

小学阶段正式结束。

六年的时光已被记录,新的征程即将开始。

又入手一个域名

2024年6月17日 20:20

在阿里云上看到一个域名在售,是我喜欢的版本。

本来不想要了,真真是用处不大,外加现在域名的应用低迷。看着几遍,感觉价格又挺合适的,唉!没忍住,拍下。后面一定要下决心扔掉几个要到期的鸡肋域名来摊薄成本。

domain

想想,没有什么特别爱好了,价格也能接受,就当是参加618吧。就是一时也不知道拿来做什么好,先束之高阁。

忽然想起自己几月前薅的阿里云99元的境内服务器这个所谓的羊毛,转眼间半年时间过去了,至今空着没能用上。属实感觉自己被反薅了一把,还TM的续了两年羊毛。

过段时间一定一定一定抽空还是用上,搭个备份站也好。

6月

2024年6月12日 19:38

小朋友还想着儿童节能有一个假日,没有注意到6月1日当天竟然是周六。

补休与调休
小朋友一直盼着小学阶段的最后一个儿童节当天竟然是周六。好像放假了,又好像没放。有点崩溃,埋怨道:为什么不能补个休啥的。真是欺负小朋友。对比他的不满,这次的端午节就是正合适了。听闻不用调休,他长舒了一口气。正好周末连着一个周一,休三上四休二的节奏真是惬意。

香包不见了
小区物业公司给每家送了个艾草香包,挂门口的。东西不贵重,但胜在一个过节的意思。次日一看,无影无踪。猜是被某个孃孃给顺走了,好气又无语。想要嘛,还是等我端午节过了再来拿嘛。在物业群里发了个牢骚,楼栋管家给我个私信说:还有多的几个,晚些再给我拿一个过来。还好,过节的意头又有了。

打断小升初乱像的翅膀
前段时间,山城小升初的暗考乱像终于达到了一个“顶峰”。据说有一泸州妈妈,为了娃能博个好初中,不辞辛苦每周末带着娃在四川和山城之间来回奔波,前后在娃培优升学这件事上花费40万。终于孩子在毕业之际,拼命考上了山城“四大金刚”之一的的竞赛班。高兴之余,泸州妈妈在朋友圈发了篇小作文,感叹辛苦,传授经验。结果这篇小作文被人截图传到了网上,在妈妈圈,甚至整个山城教育圈,传得沸沸扬扬。最终,签约资格被取消。据说还因为这个事情,整个山城的暗考被按暂停键。甚至坊间谣传山城教委被大BOSS点名批评,后续将出台一系列优化调整政策。

蝴蝶翅膀

没有这个事之前,都不知道,小升初这个卷都卷到山城之外。如传言属实,该事件极有可能成为打断山城小升初乱像的一只蝴蝶翅膀。

这个事还告诉了我们一个道理:在博客圈发发小文就好了,不要轻意在朋友圈晒小作文。

live战略的失败与微软的神坛

2024年5月27日 16:46

在2005年的时候,微软在我心中还是神一样的存在。

看到破袜儿在每夫吐槽说起MSN。突然反应过来,MSN这个玩艺已经离开我们多年了。默哀。

犹记得90年代才认识微软的时候,学校图书馆里还有电子类书本叫它“麦克罗索芙特”,一个“洋气”的像洗发水一样的译名。其后多年,微软就像个电子宅男心中的神坛一样,迷之相信。就算后来互联网时代到了,MSN进入中国,虽然用起来像屎一样难用,还依然夸它是白领的工具,鄙视QQ之流LOW爆了。

在2005年,微软件即将发布Live战略时,感觉一阵牛逼之气从大洋彼岸扑面而来。心里想着,它马上就会复制桌面端的神话,一统互联网江湖。Live啊,这个名字光听着就diao,有木有。像日常生活一样实时连接在互联网上,光想想就爽歪歪。

live.jpg

接着,MSN还开创性的宣布和雅虎通互联互通。两大即时通讯工具携手,那简直~~简直diao爆了。

2005年12月13日,微软正式发布live战略,宣布从下一年起所有的微软服务整合到一个新平台Windows live平台上。小蝴蝶MSN就此成了Windows Live Messenger。

msn.jpg

在它没有进入中国市场的时候,就翻山越海地钻漏洞去注册测试版帐号。正式发布时,扔掉使用了多年的@hotmail后缀帐号,从此改用了@live的ID。这也是目前在用的outlook邮箱帐号的由来。

可以说出道即巅峰,然后呢~~ 就没有然后了。。微软来了个倒栽葱,不但邮箱上没能打败Gmail,最后连MSN都消失在了人海中。说来好笑,在这个事上我还亏了钱,因为跟风注册了好些个Live结尾或相关的域名。

到2012年12月,微软宣布放弃自家的MSN,转而支持Skype的发展。

到移动互联网时代后,Windows Mobile/Windows Phone的失败就都不惊讶了。

神坛已倒。

一次印象深刻的研学

2024年5月22日 19:39

算是小学阶段最后一次研学活动,因为一件事,也许多年以后同学们都还会印象深刻。

从出发到活动,其实都挺平平无奇,大家一路开开心心。本次研学的地点是一个营地(有射箭、电网、模拟长征、真人CS之类的项目)。

研学

小朋友介绍,除了中午的时候下过一场阵雨之外,都很顺利。转折点在于最后一个项目结束要登车回程的时候,班上某同学突然反馈,携带的手机不见了。根据描述,前面大家都一起玩了游戏,后程参加活动时,把手机接上充电宝放在背包中,背包挂在某处。活动结束后,打开背包一看,手机不见了。

手机是新买的,iPhone 15Pro。带队老师一听,立马安排到处寻找,无果。鉴于手机价值已超过立案标准,遂报警处理。查询监控,因为物品放置的地方临近卫生间,是监控盲区。未能找到。

结果,原定16:30返程时间这么一折腾就搞到18:00。

没找到,登车回程。

在回程20分钟左右。突然,接该学生的家长反馈,绑定的ID帐号显示遗失手机坐标随着大巴车在移动。老师和警察联系后,安排就近服务区停靠。然后,又是一顿折腾。警察到场后,和带队老师对学生逐一询问(据描述,让学生逐一进入一个房间,说如果有误拿了就放下离开,不会追究此事。)无果,后面还对大家的行李进行了检查。折腾到了20:30左右。

听到这个情况,其实已有点生气了。只是电话联系孩子后,他表示没有什么关系,和同学们一起说说笑笑的,老师还安排了吃的东西。这一顿折腾,到了最后,手机不知是电量不足关机还是被关机,连定位都失去了。结果还是没有找到,无奈,回家。所有人到家时间已是21:30左右。

回来后说,大巴车上除了本班同学外,还有另两班的部分同学。其中就有家长对着老师就是一顿输出,当时就要求立刻接学生回家,把老师都骂哭了。

就此事,我和他说:
1)那个家长这么做并没有什么错。我们也很生气,在外如果再次碰到这种事情,不要害怕。你目前是未成年人,有什么事情第一时间和家长联系,在没有家长在场或许可的情况,可以拒绝任何的盘问,可以不接受任何人的检查(更别说对你进行搜身检查之类的)。记住,是任何人。就算是警察叔叔也一样。
2)任何人都需要对自己负责。比如自己的物品,对方家长既然允许学生携带出门,不论是否贵重物品,都需要做好遗失或损坏的准备。如果有遗失或其它情况,也只能在合法合规的情况下寻找或报警处理。
3)没有监护人在场或许可的情况下,你如果不愿意配合,也可以选择不配合。没有任何人有权利扣留你不让你离开。
4)没有任何证据,大家都不要随意猜测是哪个某某人之类的。
5)这个算是你一个人生的社会经验了。只是因为是本班同学的事情,我们作为家长不想为难同学和带队老师而已。其实就这个事情的处理上,他们也不是正确的。

小朋友的这段时间

2024年5月12日 22:48

六年级的最后时光(毕业季)

1)时晴时雨的天气,把原本两天的学校运动会活生生拆成了两周各1天(中间还隔了一周),五一节前兴致勃勃(可以带饮料和零售)开了一天后,次日开始就连下了好几天的雨,以为就此做罢,最终还是续上一天。

2)开始安排小学毕业照。乘着某一天的东风(没下雨),专人到校拍摄,拍好了。每人300块的样子,拍两套服装出个纪念册。

3)从老师们时不时在钉钉群里点名开始,感觉班上学习氛围已越来越不可控了。也是,班上同学都已经预定好各自的中学归属,好些人或多或少都已经在校外开始卷7年级的课程。6年级剩下的时光与考试成绩已不再那么重要,班主任老师对于某些学生也已鞭长莫及。

4)五一后的周末,小家伙去书店看了一天的书。临睡前还意犹未尽:唉。还没怎么感觉到休息又是新的一周。

小学的时光已在倒计时。我总是在想,过些年,他会怀念他的小学时光,虽然后面有点小卷,但已是未来几年里最轻松的时光。

小学毕业季

呆在城里过五一

2024年5月5日 22:05

本来按常规计划,节假日都是要外出把山城腾出来留给游客朋友们。

本次五一节,小侄女与小外甥来访。没有办法,带着她们也一起参与了一下山城Citywalk。

心动重庆

假期前三天都是阴雨蒙蒙,也许是因为下雨的原因吧,结果所有需要预约的室内展场馆都约满。室外呢,小外甥本想坐长江索道,看了看为了过江几分钟,需要排队三小时以上。确实来不起,实力劝退。

步行

当然,如果不是非要去网红打卡点,那也是挺好安排的。上午睡懒觉,下午小众游乐园、晚上吃社区老火锅,逛滨江夜市,也是爽得一歪歪。

洪崖洞

其间,还是见缝插针选了些冷门时间点打卡了洪崖洞、李子坝、南滨路、长嘉汇等一些热门景点。有好些年了吧,没有正经在桥上看看洪崖洞,为了侄女看一眼“千与千寻”,费了一晚上的老腿,从江北走到南岸。

江边游玩

后面两天晴好,江边露营,大人烧烤聊天,小朋友们水靴工兵铲挖城堡,打打靶,放放风筝。

五天的假期说过就一晃眼就过了。6岁的小外甥意犹未尽,回程的路上已经在安排明年的五一节了。

周日口水话

2024年4月22日 20:11

周日,送完小朋友后在学校附近公园等他。

一早,雨下得挺密。

看了下预报,一整天都会下雨。往日路边的双排车没有了踪影,小摊小贩们也没有到场。在绿色的草地上,一顶桔色帐篷特别显眼。有点好奇这位大神的心态,风声雨声呼噜声,搭配公路上的车流声。

帐篷

一位环卫工人在捡拾废弃物,看到这一幕也挺好奇,凑上前看了一眼。心里也许在嘀咕着:都怪袁隆平(让人吃太饱)。

话说回来,我在他眼里估计也是有病的吧。

大下雨天的,一个奇怪的中年男人,拿着一把手枪(小朋友的玩具),在打树叶玩。

12岁了

2024年4月14日 19:39

从上个月起,小朋友就一直念叨着生日能不能快一点到。

问他想怎么弄,说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就只是想找几个同学过来彻底放飞一天。

OK。时间到。安排~~

可乐、薯片、辣条、各式水果、零食大杂烩安排一桌子。中午老母亲安排咖喱鸡饭,晚上楼下老火锅,夜宵生日蛋糕助阵。

双人游戏机1台、笔记本电脑两部、平板电脑1部、人手一部手机。

一共六个小伙伴,周六早上9点从第一个同学到场,一直到晚上9点最后一个同学退场。没有打扰,没有介入,只是做了下后勤服务。

结束后,小朋友说:


12周岁。算是人生的一个标志性阶段,在眼里还是儿童的他应该正式步入少年的征程。之后的路程,父母能够深度参与的也会越来越少。自己的人生主要还是掌握在自己手上,愿你身体健康,开心快乐。

加油吧!少年!

加油吧少年

不一样清明

2024年4月7日 20:15

家中清明节传统习俗有点不同,故没有特别的仪式。

因为家里保留的是客家人的一些风俗习惯,与周边传统习俗颇有些不同。比如清明,就没有上坟祭扫的安排。一般祭祖安排在农历8月初,称之为“秋祭”。

清明

当然,我也不了解为什么是这样安排清明节的,据小道消息说是以前老祖们颠沛流离,清明时节正是忙的时候,乡亲们没有多的精力与能力物力聚在一起祭祖,而秋季正是收获的季节。因为没有在传统的客家人聚集地生活,我也不会客家话。所以在前些年清明节列入公共假期之后,对于我来说,它其实就只是一个假期而已。

清明节三天,时不时就细雨纷纷。除了首日,和朋友约于某农家乐钓钓鱼外。其余时间,刷了两部韩剧。

不得不说,韩片对于社会的阴暗面还是拍得比较深入。

金字塔游戏

其中一部是《金字塔游戏》,是一个关于校园霸凌的故事,讲述了女高中生每月通过投票各自分级,F等级成为合法学校暴力受害者。故事情节还是可以,虽然讲得是韩国财阀阶层固化后上层阶级的一些恶趣味游戏,但结合近期国内的某些事件,剧中的两个观点挺合适:

  1. 有些霸凌者可能就是幼时被霸凌后的阴影异化。
  2. 不要只当旁观者,不然某天当你遭遇后,你就明白那种绝望。

二三事

2024年3月29日 21:52

本周的几个小事

班上的大事

周一,小朋友回家说班上出了件大事,乍一听,吓一跳。原来是他知道班上有一个同学要改名了,是连名带姓全部都改的那种。原因是父母离婚,所以准备小学毕业后使用新名字。

不好评价离婚给孩子改名这个事。只是感慨,不知道长大的回忆里,该同学的小学六年历史是不是好似被抹去了一般。

小事更是公事

有一客户,找我办理某个业务。费用不多,但需要对接第三方。原本按规则都应该先付费后再联系办理。但感觉对方是老客户,看着对方又着急处理的样子,近月底了,本着先处理的原则,直接垫了费用立即安排。孰料,在事情办理80%的时候,客户说因为某些原因,让我取消办理。这下就尴尬了。其一部分费用已交给第三方了。其二事情也已经要完成了。

搞得我里外不是人。虽然最后,经过沟通,事情还是照常处理了。但一个简单的事情,反而付出了更多的时间与精力成本。

得出一个经验:公事就是公事,钱越少反而更该公事公办。先想好再付费而后提交处理,不然沟通成本将直线上升。

小事大事

车险续期的事

自从前两年车险改革以来,明显感觉没有得到一点好处的样子。车辆本身随着折旧,车损保额在年年减少,但是对应保费却年年上涨。感觉都有点看不懂了,这么多年以来都没有出过险,心想不说每年都折扣降低一些,但也不应该一年比一年高呀。虽然金额不多,较上年上涨了不到100元。但属实有点不懂这个套路。

一直没有换过车险公司,感觉保险公司是不是杀熟?

X米造车的事

28日,X米汽车发布。保时米的外观挺好看,应该是年轻人的菜。通篇对标taycan与model3,对于中年人来说,开不上taycan,估计也会是上model3吧。毕竟对中年人来说,就算是想支持一下,但保时米的这个外观属实有点尬,有一种穿着阿迪王的感觉。发布会结束后,大定爆火。在群里问了一个问题,为什么保时泰(众泰)被人嫌弃,而保时米却是真香呢?除了众泰生不逢时(不是电车时代),X米还是多了点东西。祝好运。

又是一个“阳”春三月

2024年3月24日 20:56

重庆一向没有春天,如果有,那也批着夏天外衣的“太阳”春。

周六没有刻意出门,小朋友上午作业,下午和人约好了去书店。闲着无事,夫人又不在岗。快到饭点的时候,也溜达过去找他顺便就在外面解决伙食问题。

父子俩路过一家汉堡王,看着图片花花绿绿的来了兴趣。好吧,就它了。

看着图片上大大的双层牛肉堡,给他点了个4件套。没想到,直接让他体验了一把江湖的险恶。

如下图(网图,图片不是牛肉堡,出自搜索引擎,仅对比使用。实际体验感受更mini。)

牛肉堡

好不好吃不知道,反正,吃完小朋友就一句话:果然是照骗。不如塔斯汀实事求是。

得了,这个店后面上不了他的点菜单了。


周日呢。上午小朋友有节课,送他到学校后我也没有直接回家。因为今天是马拉松比赛日,回家的几个路口有交通管制。

直接选择在学校不远处的公园草地上呆一会(方便中午结束后转回去接他)。

草地

不得不说,重庆人对于户外还是热爱嘀。又是一个晴天的周末,10点左右草地上就长满了人。

我也随车带了便携桌椅,原本想着美好的场景,大好春光,在绿绿的大草坪上用电脑上上玩玩游戏,爽歪歪。

现实是户外的光线下,屏幕差点没有闪瞎了我的钛合金眼。外加阳光明媚,特别是近中午时分,气温直上接近30度。虽然占领了一块宝地,躲在一棵树阴后,也是被烘得满面油光。

闭眼假寐到点,闪。

重庆地型特色的汉字

2024年3月10日 20:04

周末爬山,由上新街走黄葛古道上南山黄桷垭老街。

走在路上,小朋友问了一个问题,黄葛古道与黄桷垭都是因为树而命名,那么?究竟是黄葛树还是黄桷树呢?

其实黄葛树和黄桷树是同一种植物,只是两个不同的名字。民间可信的说法:在川渝地区,由于“桷”字在普通话发音中读作“jue”,而在川渝方言中读作“guo”,就此形成了这两种写法,标准应为黄葛树。

黄桷垭2.jpg
(黄桷树,黄桷垭。黄桷树下有人家。)

黄葛树(黄桷树)是重庆市市树,它不苛于生长之地,既可傲立于山崖之颠,不畏风雪,向阳而生;又可居于岩壁,顺着石缝,悬根露爪,蜿蜒交错,努力生存,代表着重庆人坚持不懈、努力自强的精神。1986年,黄葛树被正式命名为重庆市市树。(来自政府网站介绍)

黄桷垭4.jpg
(黄桷垭老街以茶楼居多,街口外面不远就是“重庆邮电大学”。)

走在路上,又看到一个“垭”的注解。在1954年版的《新华字典》里对垭的注解十分简单,即:“黄桷垭,在重庆市”。可见这个字很能代表重庆的地貌特点。

垭,两山之间的壑口称之为“垭”,凡被称之为垭的地方,皆为交通咽喉之要地。本处黄葛古道,曾是历代川黔商贾的必经之地,被称为重庆的“丝绸之道”。黄葛古道是著名茶马古道的一部分,始于唐朝,兴于宋元,盛于明清。作为重庆南出第一通道,是历代巴渝商贾的必经之地,背夫、马帮沿崎岖山路负重行至垭口时,便在此歇息,长此以往,这里就有了固定了服务点,逐步形成黄桷垭老街。

黄桷垭3.jpg
(黄桷垭正街145号是三毛故居。三毛在这里出生并生活到五岁,后来随家人移居台湾。)

白天的黄桷垭老街没有感觉到特别的意境,夜色下就颇有重庆南出第一门户的感觉。

黄桷垭.jpg

(上图来自网络。可以查到的所有者为:张乐。本处仅为介绍黄桷垭非高清引用。)

借此又想起了“碚”字。

碚,汉语二级字,读作碚(bèi),地名用字。如重庆市北碚区。

“碚”字是个奇特的汉字,《说文解字》《康熙字典》《辞海》等古词典均没有记载。欧阳修、梁实秋等大家对“碚”字还有专门研究,梁实秋在《北碚旧游》中写到:北碚的“碚”字,不见经传。本地人读若倍,去声。一般人读若培,平声。他还认为,碚字的大概意思是指嘉陵江中耸立的石头。在《现代汉语词典》中,对“碚”字的解释是——“地名用字:北碚(在重庆)”。一个地方的地名用字,成为词典的唯一解释,同样少见。

碚.jpg

好久不见

2024年3月4日 20:39

工作这么些年来,来来往往一起共事的同事不说上千也有个几百号人吧。

聚一:
上周三,我和几个老同事碰了个头。一晃又是两三年,从年前约局约到了节后,当年意气风发的年青人碰到一起时,竟然只剩下我提议是不是喝几杯。年纪比我小几岁的他们要么说高血压影响,要么说某些毛病而戒了杯中物。唉。酒局最后组成个饭局。老板,上米饭。不过虽说喝着茶,最后也还是聊出了二两小酒的气氛。

聚二:
周日时,天气晴好。看着马上要到38节了,陪着夫人参与她的老同事BBQ局。女士们负责采购物资,男士就负责设备设施场地搭建及烤肉。从同一个团队到同一个公司里的不同部门到同一个集团里的不同公司,虽然还是名义上的同一旗下,她们几个原同事也是已经四散多地难得见上一面。肉没有吃几块,听着女士们叽叽喳喳地围炉煮茶了一下午。想来,聚上一聚,她们也应该是开心的吧。

两面都是我们各自共事超10年的同事,大家相互看着从刚毕业的毛头青年到成家立室到生儿育女。

说来惭愧。以前,我对同事做朋友的观念比较淡然。感觉工作就是工作,生活就是生活。生活圈里混得太熟了,工作上难免施展不了手脚。

这几年离开自我划圈回首一看,除了学校,工作场所已是人生中呆得最久的地方。当年在你2B的年代一起过来的同事,离开后还能联系在一起的人,也同样是人生中难得的相遇。

好久不见!老友们。

longtime.jpg

龙年正式开始

2024年2月19日 20:00

对于龙年,初一开始。对于打工人的龙年,初九开始。

我的春节

虎年春节逢疫情(瘟虎),兔年春节自己阳了,整个春节假期都没有好利嗦(病兔)。本次要完整实现龙年春节的目标:吃好喝好(生龙)

算来已有两年没有和父母兄长一起过年了。龙年的春节的饮食准备,基本没有参与,都是妈妈与嫂子处理,我就吃现成。我们父子3人主要负责挂灯贴春联、迎神祭祖。三十晚上,兄弟见面,边聊边喝,一人喝了一瓶白酒。好久没畅饮,颇有些不胜酒力,后面连开年烟花都没有看成。

初一早上吃素,然后到庙(观)里进香。一个感受:烟雾弥漫,人山人海。挤着进去,推着出来。唉。也不知道神明看清楚我没有。 汗。

初二跟着妈妈回娘家(外公家)。现在,我和夫人双方健在的祖辈也就只有我外公一人,91岁的他,思维好像突然回到了以前,和我们聊天也都是他年轻时的事情,翻来覆去。离开时,外公把妈妈悄悄拉到一边,摸出个大红包要塞给她。看来不管多大,在父母眼里,你都是个孩子。

初三和邻里亲朋在平坝上喝茶聊天。说来,今年春节的天气真是给力,晒了没多久就把我的皮肤整黑几个度。

初四。吃喝睡。

初五。走亲访友,咔咔又是一顿喝。

初六。吃吃喝喝。

初七,不在吃喝,就在吃喝的路上。

初八,休整。总结:胖5斤。目标实现。

孩子的春节

除了和我一起参与家里的事务(迎神祭祖),一起外出(走亲访友)之外。想来他今年实现三个自由:

1烟花自由。甩炮、擦炮、各种小烟花放个不停。打火机都整废几个,每天都是一身火药味。

2游戏自由。不论是手机游戏,还是电脑游戏。只要有小朋友来找他一起玩,基本时间由他自已掌握。

3压岁钱自由。手机微信里收到的红包保留一定数额由他自由支配(原则:仅线下支付使用,不得充值游戏购买皮肤装备等。)。

雨水了。春回大地,万物复苏。

龙年!启!

loong

过年的仪式感

2024年2月10日 20:00

新春大吉!龙年行大运!

也不知道哪天开始,突然发现过年没有意思了。也许是在自己成年的那个时候吧,但是回想起来,春节在我儿时的记忆里大部份都是开心的。不论是新衣服、放鞭炮、买年货、还是走街串巷的亲戚间往来,更不用说是收红包了。一个春节下来真是可以开心一整年,甚至到来年春节时,抽屉可能都有去年春节的存货。

现在呢?问了下儿子,感觉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也就收红包还有点意思(关键是还是微信收红包,对他真就是一个数字。)还说,过年的假期还不如暑假,暑假还长一些。

这些年,亲戚朋友线下往来少了,日常的交流沟通都是线上进行,感觉如果不是什么红白事基本上难得碰上一面。春节期间(除了疫情几年),好些人都是安排旅游出行,想聚的日常就聚了,并不刻意非要在春节聚首。

于是乎,传统仪式不见了。依稀还记得,以前有什么除尘日、灶王爷上天、立春迎春之类的。写春联、贴春联、挂灯笼也是家家户户的基本操作。相互的间的拜年串门延续了整个正月。

突然发现,有些曾经感觉有点糟粕的东西,是那么的有意思。想来,春节被韩国拿去申遗真是自己作的。

今年过年,认真参与!

大年初一,祝:龙年大吉!

龙年大吉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