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视图

发现新文章,点击刷新页面。
昨天以前首页

性癖纵横观VI

2024年7月15日 20:51

古希腊神话里,几乎涵盖了现代文学所有的故事结构和人物原型。每种人物原型都有自己独特的“动力驱动系统”,而最原始的驱动力,是最底层的代码。

男人的原始动力是“尊严”,女人的原始动力是“爱与归属”。这是由生理结构决定的,或则简单归咎于“激素”。也就是说,再母的骚零,其底层代码也是在追求“尊严”。正因为如此,我们经常开玩笑说了解男人的不一定是女人,而是那些喜欢直男的GAY——因为他们最明白男人需要的是什么。

由此,男女分别以后,性癖也变得更容易理解。

之前有一个很有趣的讨论,就是女性写的BL黄文和男性写的BL黄文、以及女性写的GB黄文和男性写的BG黄文,有本质上的差别。女性向的BL文,很少涉及到“肮脏”的桥段,两个瘦骨嶙峋地白净GAY的性事也非常的细水流长。但是男性向的BL文,充斥着大量的重口味要素,肌肉、鞋袜、踩踏、凌辱甚至虐待,完全不是在描述一个世界。

差别正是因为男性和女性追求的内核不同。女性追求的是爱和归属,所以就算是两个男性之间的性爱,也需要建立在爱恨纠葛之上,所以才会有强烈的拉扯感;而男性理解的男性之间的性爱,仍然充满了雄竞和征服,所以才会看到各种充满“重口味”的桥段。

这个原始动力不仅仅是指性癖,男性和女性很多时候的正常也是因为在这两个不对等的事物上发生了争执,这便是底层逻辑。

——Previously on 性癖纵横观

人类的五感部分时候是彼此独立的,偶尔会出现一个通道关闭另一个通道感官加强的情况。这就是为什么一些人喜欢蒙眼做爱的原因——失控感会将感官急剧放大。我因为一场大病之后,突然开始恐惧飞行。乘坐飞机时我的心率会长时间保持在130以上,我试过闭上眼睛、听歌等等,越是封锁感官,飞机一个轻微的波动在我的体感世界都会被放大无数倍,以至于这种情况会严重到发生“联觉”。

所谓“联觉”,就是五感被联通了其中两个或多个。当我的体感越来越敏感、心率保持高心率。我会开始在大脑里对此时此刻飞机的颠簸加工出各种颜色和气味。有一次,我在持续颠簸的气流里,看见了奇怪的橙色和红色;有的时候我会闻到奇怪的腐烂味道。事实上并不是我的大脑出现了问题,而是联觉将体感的信息错误地输入进了视觉和嗅觉系统。

回到性癖,SM是一个在五感上都在追求极致的行为。蒙眼屏蔽视觉后,这个时候对方拿着冰块从另一个人的下颌慢慢推下,经过脖颈,沿着锁骨的凹陷留下冰冷的触感,最后它画到了乳房上缘,故意迂回不进入主题——最后在挑逗之下,它被手指摁着划到乳头旁边,冰冷的触感让乳头瞬间硬挺,然后再被舌头卷进滚弹湿热的唇间……

这是非常常见的SM情节,这种感官光是通过描述,就可以让一部分人产生联想甚至身体出现对应的触感。这就是SM在追求的事情,将感官极具放大。但是感官本身存在阈值,当冰块的戏码玩过两三次之后,兴奋的阈值就会降低不少。这个时候就需要追求更刺激的玩法——而直接刺激五感就成了最有效的方法。


之所以这一次又提到SM,是因为它更像是这个性癖坐标轴的中点,这是“支配→被支配”最平衡的空间,而且五感在这里得到极致化的分布。捆绑是视觉追求的一种、皮革眼罩是封锁视觉、皮革前调的香水是嗅觉刺激的一种、皮鞭乳夹是对体感的直接刺激、拍打声咬耳低语又是对听觉的刺激。往上,五感的感觉独立存在、不需要封锁,便是常见的性爱。往下,五感的感觉开始交错,甚至出现联觉,性爱不再是简单的抽插射精,开始有了支配和被支配的游戏规则。

举个例子,“丝袜”是一个五感独立的要素,质感的触觉、勾起欲望的视觉、甚至有些人追求它的嗅觉体验(比如扫楼)。而五感的交错,是可遇不可求的事情。我听说过一些非常极端的例子,是他只需凭空想象就可以做到无手射精。当然早泄是一部分原因,另一部分原因是他可以通过想象的方式直接刺激到生殖器的感官。还有一些追求,就是通过药品。一些配合性爱的违禁品,从打开感官到制造联觉也有层级上的不同。

例如Rush是单纯的感官放大,并不会带来联觉体验;但是LSD和大麻是直接作用于大脑的感官功能,从而引发联觉快感。我有幸去过上海一家已经关停的地下Pub——Shelter,从螺旋通道进入地下室的过程中,二手大麻的味道越来越浓烈。直到进入到密闭的地下室空间,在Trance的电音节奏里,我开始看见具象化的音浪甚至是闻到声音的气味,这种联觉带来的感受是大脑无法正确处理的。而性爱在追求的极致快感也是如此——但感官联觉出现,抽插的动作不再是肢体上的冲突,会在人的大脑里出现各种奇怪的联觉感,例如一只红色的飞鸟弹射进蓝色的天空,然后分裂成无数的蜂鸟又粘合成一根阳具的形象,在光怪陆离的流光溢彩中,被吞咽进自己的喉咙。精液是乳白色的半拍音符,像是亚当卡在喉头的苹果块……总之,我很难为你描述联觉世界的魅力。


五感的“独立→联觉”是性癖坐标轴的一个新轴,但它不是Y轴而是Z轴,让这个坐标轴有了一个空间上的延展。

这个轴并不重要,但又不得不用一章的内容讲清楚,因为联觉这个行为,关系到我们去理解一些“无法理解”的性癖。这种感官上的极致追求,虽然在外人看来或许只是阉割带来的“快感”,但是这个快感会有一个Z轴来作为衡量。单纯的因为自己阳痿而看到别人被阉割很爽,和伏隔核受损将阉割视为一种奖赏,以及在吸入大麻之后阴茎变成了积木被任意玩弄和拼接,这是分布在“五感独立→五感联觉”的坐标轴上的三件事。

除了联觉,前后脑也会有暂时联通的时候。例如有人在看哲学之后会立刻想要去打飞机射出来,这会让他感觉到非凡的爽感。正是因为他的前脑进入哲学世界后出现了颅内高潮的迹象,最后通过后脑带动的生理高潮得到最终实现。

好了,现在话题可以回到最开始提到的那件事了,女性和男性创作的黄文存在本质上的不同,还有一个关键要素是“感官”。女性创作以女性作为受体的作品,感官与女性是链接的,所以女性更能从文字里激发感官共鸣;以此类推,男性更容易被男性作为受体的作品带入感官链接,所以同样是一双“白袜”,女性在乎的是它被退下脚踝时轻轻回弹的质感,而男性则调动了嗅觉将它的臭味给模拟出来了。


当然啦,我们大部分时候,追求的性爱都是“感官独立”的,很少有人(有机会)进入到“感官联觉”的坐标轴,而中间的链接点就是SM,这是开发感官阈值的好方法,甚至还能通过这个活动带来联觉体验。

真心地推荐大家去SM培养感官。

下一期开始,我们就来聊聊性癖坐标轴的最后一个Y轴,也是最重口的部分了。

性癖纵横观 V

2024年7月8日 11:00

了解性癖有什么用?

这个问题不是别人问我的,而是我问看完节目的朋友的——他说学到了很多。

我们从小接受的教育是“对与错”,这是小孩子建立是非观的必经过程。然而初、高中的应试教育事实上仍然在延续“对与错”的逻辑。大学是一个“准社会”的架构。一部分人会告别学生时代的“是非思维”,从而开始构建“利弊思维”,利弊思维再继续极端,就会出现“功利主义”等;另一部分人就会停留在“是非思维”,依旧用对与错来看世界。

这两种思维最主要的区别之一,是它们彼此的关注点不同。“利弊思维”更关心行为带来的利或弊;“是非思维”更关心的是行为是否符合法律、伦理和道德,因此才推导出对与错的结论。

然而,道德是一个对内标准,一个只能接受婚后性行为的人,当然无法接受婚前群交的行为。随着性癖越来越怪异,不道德感就会越来越强,比如“强奸婴幼儿”、“绿帽奴”、“奸尸”、“冰恋”。从法律、伦理和道德上都没办法为这些性行为自圆其说,所以性癖的不道德延展到“妄图了解性癖”的人,也相当于被扣上了“不道德”的高帽子。

难道了解性癖只跟性有关吗?

所以我问这位朋友,你学到的东西有什么用?他过了一天才回复我:“举一反三吧。”

“性癖的举一反三吗?”

“不是,看他追求的是支配还是被支配,就知道他一些行为的底层原因,比如不愿意承担责任。”

“赞!”

——Previously on 性癖纵横观

SM是一种将支配和被支配拉开极端的性癖,S享受的相对支配,甚至可以命令M在公共场合完成“主人任务”。之前有一些网络段子,是一个人妻跟丈夫正常生活,结婚生子,但背地里这一切都是“主人任务”。背后的S希望这个M人妻,将自己的法律丈夫培养成绿帽奴,然后让他目睹自己的妻子跟主人发生性关系。

虽然说这是个段子,但它真实地来源于生活。是因为“主人任务”不可能完全是“长时任务”,大脑的伏隔核需要不停刺激奖赏模块,才会令人上瘾。从命令对方跪舔脏鞋底这种短暂的任务,到插着肛塞去健身房做深蹲运动,更“长时”比如还有穿戴BD锁(贞操锁)等等。这些行为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对男性尊严的压制。

另一些任务,例如捆绑束缚肉体、在公共场合暴露身体、将自己叫床的视频传播给他人等等。这些行为的共同特点——荡妇羞辱。一些SM情趣里,其实极少见到命令女性舔鞋底的行为,因为刚才提到的哪些“对男性尊严压制”的行为,其实是男性或女性对男性SM的玩法,而后者这些“荡妇羞辱”是男性或女性对女性SM的玩法。这里面的底层逻辑是:

男性的原始动力是“尊严”,女性的原始动力是“爱与归属”,这是生理结构决定的。

——《男性尊严层级》

有了这个底层逻辑,从性癖的“支配→被支配”就可以推导出很多性癖的底层逻辑。

当一个男性在追求被支配时,会接受高跟鞋踩踏、跪舔鞋底、甚至是绿帽情节、BD锁、阉割等;当一个女性在追求被支配时,会接受塞进被他人控制的跳蛋在公共场合行动、被扇巴掌辱骂下贱、甚至是肉便器情节、羞辱性内容纹身等。


接着,再引入另一个底层逻辑,就可以从性癖反推到日常行为了——这个底层逻辑就是性格的“能量守恒”:

“爹味”也是一种踢猫效应,一种没有表现为“动手动脚”的消极能量。如果我们按照这个底层逻辑来回溯源头,当“爹”的源头是在某一处当了“孙子”。

常见的还有打游戏(在麦里习惯性地辱骂他人,寻找尊严感),或是无意识地攻击他人(往往是抬杠、否定他人而不提供自己的完整观点),当然通过私信辱骂我也算是一种发泄(毕竟我是个陌生人,因为没有日常交集所以发泄完了也不用对我负责)。

这是件好事,如果一个人当了太久的“孙子”没有当“爹”的发泄,首先心理会出现疾病——情绪带来的能量是可以直接带来生理反应的;其次,如果当“孙子”是一种生存规则,比如前几天提到的那个在体制内工作的女强人,当她习惯当“孙子”,她没有任何渠道可以当“爹”,这层外壳就会和她的皮长到一起,到最后自己再也无法脱下外壳找回自己。

——《我们为什么需要“爹味”?》

当这个男性,在追求极致地被支配时,为了“能量守恒”,他在现实一定有相对支配的空间。例如很多西装革履的商务人士、政界高管,他们在自己的领域呼风唤雨,但在性爱这件事上面很有可能会变成一个被人扇巴掌的M。(女性的部分不太好举例子,可能会引起性别对立)。不过另一个角度可以说明女性的“能量守恒”,例如最会对其他女性进行荡妇羞辱的,其实不是荡妇,而是那些外表看起来非常贞烈不阿的“老处女”,因为她们内心有一头坐地能吸土的猛兽,因为无法得到满足,从而变成了对外的攻击。


当然,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发号施令,并不能说明他在性爱这方面就一定是M,这只是平衡路径之一,也有可能他回到家里是一个抱着猫发出各种恶心夹子音的人,也可以可能在另一半面前变成了一个会随时撒娇的大男孩。当然,反向利用这个逻辑,就可以把这样的人开发成M……

前面提到的,当一个人的内外能量无法等到平衡时,就很容易形成对内的自我攻击,从而引发心理疾病。我们经常会建议一些长期从事受压工作的人,试着去玩SM做S,这是最快的也是最有效的途径,因为性爱和工作是两个相对极端的领域,他们之间不容易形成交集(当然,办公室性爱的除外)。不过,这个认知也需要符合当事人自己的道德标准,否则就需要另寻出路。

研究性癖,于己于他,并不是在讨论一件很肮脏龌龊的事情,而是一种了解底层逻辑的路径。你自己有何种性癖,这种性癖是“支配→被支配”的哪个落点,从而反观自己的生活,是否真正做到了“支配→被支配”的平衡。性癖并不是可耻的事情,这是我们潜意识对于自我认知的一种表达罢了。

反之,利用一个人现实的“支配→被支配”的状态,反向利用平衡,也可以轻松搞定对方(特别是搞到床上)。

这便是所谓的举一反三。

那么下一期,我们就要开始拆解性癖坐标轴的Y轴了~


自此,《性癖纵横观》跟以前在博客整理过的“底层逻辑”也形成了知识网的一个连线,意识高潮比生理高潮更爽!

性癖纵横观 IV

2024年7月3日 11:00

这个栏目之所以叫性癖纵横观,是因为在一期聊性癖的节目里(这一期无法上传至简中平台),从远古聊到现代、从阉割聊到冰恋,意外地构建了一个性癖的脑图,由三个维度的坐标轴构成了性癖的从古至今、由浅入深、从不理解到理解。

前三期,构建了这个性癖坐标轴的第一个维度“支配→被支配”,它的底层逻辑来源于远古人类对于性和繁育最初的认知——拥有更大权力和力量的人,获得更多的繁衍资格。但是,到了现代社会,这种通过拳头获取性资源的规则显然行不通了,但是另一些规则渐渐在现代人的逻辑里形成——外貌、体格、人种甚至是毛发的多与少。就算现代文明世界通过法律规范了婚姻、性自由和惩罚性剥削,但性资源仍然不是平等的。

然而性幻想是平等的,在这个主观世界甚至可以突破伦理约束(母子题材)、法律约束(强奸题材)和现实约束(时间暂停题材)。每一种题材对应了一个市场需求,无论你是否理解,性癖却是最直接反馈潜意识的工具之一。人毕竟也是动物,性本身也是极其原始的存在。在远古基因里,性与“支配”和“被支配”挂钩,由此来理解性癖就更容易归类。

“强奸”和“时间暂停”显然是“支配”,母子题材比较特殊,会有不同分支——母亲命令自己儿子与自己做爱,对性幻想发出的男性视角而言,这是一种“被支母爱配”;如果是儿子主动侵犯了母亲,母亲不希望事情败露,从此两人暗通款曲成了固定炮友,这显然是一种“支配母爱”的视角。

当然,举例母子乱伦还是容易“超脱认知范围”,但并不代表这类性癖是“不正常”的。从古自今,弑父娶母的剧情并不少见,母亲是许多男孩第一个接触的女性,这个女性符号带来了许多最初的认知,例如乳房与口欲、丝袜、人妻等等。只是因为发展到了“俄狄浦斯情结”,才进入了更深的维度,从而发展成为母子乱伦。

把性癖简单地理解成是“符号象征”不是不可以,而是它不能作为推导公式。并不是所有喜欢黑丝的男性,都想要跟自己母亲做爱,这个推导是不成立的。而是需要一个中间参数作为分类依据。黑丝→人妻,这是“符号”;而“人妻”是被拘束、被命令、还是成熟的大姐姐引领着你进入成年人的性爱世界,这便是坐标轴“支配→被支配”。

Previously on 性癖纵横观

昨天在出差回程的路上,和助理聊起电影品味。她平时是一个喜欢看修马蹄、养驴子、动物园大猩猩的人,她很喜欢原始性的东西。而我跟妻子更喜欢宇宙、废土主义相关的内容,更偏向于未来。所以这个时候就出现了一个电影分极,助理喜欢看《阿凡达》,我们喜欢看《阿丽塔》。

由此,我们可以推出助理喜欢的“性癖”是极具原始感的,例如乳房符号(她曾经喜欢过奶牛装)。之所以会有这个奇怪的“推导逻辑”,是因为助理是一个典型的“后脑型人”。

虽然大脑复杂,不过我们可以概括地分成“前后脑”。前脑主管逻辑、自控、情绪控制,更倾向于负责“意识”的工作;后脑主管情绪、生存、直觉感受,更倾向于负责“无意识”。日常生活,我们也会更偏向于使用前后不同的大脑。例如,你是一个很爱思考问题,甚至是没有答案的哲学问题,那你的前脑会更活跃,相反如果你很喜欢提及感受、沉迷性爱,那你的后脑更活跃。前后脑在很多时候会相互约束,这就是为什么有的人看完哲学书会觉得比做爱更爽的原因,因为他们的后脑被约束了,不再需要通过性交的方式获得快感。

前脑型的人,创作会更喜欢逻辑性、结构性、观点和观点之间的关联性;后脑型的人,创作会更偏向于感受、情绪、空间构建、甚至是意识流。

——《创作灵感从哪里来的?》

“后脑”更像是一种原始驱动,所以对于性的理解也更为原始。举个极端例子,捆绑要素,是一个非常原始的符号。通过战争掳获了其他部落的女人,为了繁衍后代,这些女人有可能会被五花大绑扔进山洞里,等着最有权力的族长挨个播种。这个场景里包含了“捆绑”、“强奸”、“囚禁”、“不平等性资源”。它非常原始,对于现代社会而言更偏向于一种“犯罪符号”。

同样拥有捆绑要素的,是跟皮革元素挂钩的SM。显然SM的捆绑技术就要比原始的五花大绑精致太多,SM更像是一件“现代工艺品”,绳结要在胸缘的什么点交叉本身就是艺术品的构成部分。虽然SM也可能会涉及到“强奸”、“囚禁”的元素,但你应该也没见过一上来就开始抽插射精传播后代的桥段。SM里的性并不是最重要的,极致感官和理智的逐步丧失才是人们追求的过程。

简单来说,“后脑型”比“前脑型”更富有攻击性,性欲也是攻击性的一部分。他们更在意性的原始性,落回到“支配→被支配”的坐标轴上,就会有一些对应的性癖符号——例如虐打、粗口、凌辱、气味、跪舔、踩踏、窒息式性爱等等。“前脑型”因为有伏隔核这个模块,痛感不再是直接与“支配→被支配”挂钩的东西,它需要现在伏隔核转译为“奖赏”,于是SM就此诞生。

如果“前后脑”的追求继续极具延展,“后脑型”追求的原始性越强,就会开始追求兽交。那虐打、凌辱、气味之类的东西也会朝着更极端的方向发展,例如虐打→家暴之后的Angry Sex(被家暴的一方事实上也在追求对方不停道歉和疯狂性爱的过程);凌辱→阉割(各个古代文明都有宦官一职);跪舔→黄金圣水(如果你不知道是什么,就不要去搜索了);气味→粪交;踩踏→硬物扩张马眼(男性阅读者,抱歉……)……

“前脑型”追求的极致感越强烈,就会开始“艺术品化”。刚才提到的SM事实上是一种艺术表达,另一些艺术就是在自己的生殖器上下功夫——打环、穿孔、扩洞、牵扯、分裂等等。当不属于身体原本的构造越多,说明这个人对自我的改造和控制权越强(参考人类对城市的权力表现)。这些钉环孔洞不再是单纯的视觉震撼,也变成了勋章、艺术甚至是信仰图腾(非洲一些原始部落仍然会采用在身体扩洞的方式,以彰显图腾崇拜)。


这个时候,构成性癖史最初的“原始→现代”的路径就出现了两个更遥远的极端。这两个极端并不是南辕北辙,而是一个物极必反的莫比乌斯带。当一个极端无法再满足当事人的阈值,他就会跳入到与之对应的极端。之前有一个案例,是一个留学生先是将自己的生殖器扩洞,然后扩张分裂,最后分成了四瓣,再后来他的生殖器越来越麻木,他把“烫爆的脆皮肠”塞进了全是蚂蚁的容器里,通过蚂蚁的啃咬获得刺激……他从艺术品走向了图腾……

自此,《性癖纵横观》的内容就开始越来越重口了,请大家做好心理准备……


刚好,家里刚好来了一个清理空调的师傅,“水电工”也是一个常见的“性癖符号”,如果利用“原始→现代”、“支配→被支配”、“后脑→前脑”来分析,这个性癖符号可能对应哪些关键词?

性癖纵横观 III

2024年6月29日 11:00

“日山羊”并不是一个现代才有的性癖,哪怕是航海时代,水手携带山羊上船,作为发泄欲望的工具,也不是“恰好”找到了一种跟人类阴道类似的动物——毕竟是还应该有更早的人日过山羊,才知道它类似人类阴道吧!

再往前回溯,无论是宗教里对恶魔的描写,还是希腊神话里,牧神潘的形象,都和山羊相关——它代表了欲望、堕落、性欲旺盛、同性性爱等等元素。也就是说,从远古开始,山羊就已经作为一种符号进入到了人类世界。在那个时候,它不仅仅是原始人类驯化的牲畜,第一个“日生产资料”的人,带回了“山羊很爽”的信息后,才会被越来越多人尝试。

这便是一个性癖符号从古至今的演变方式。

Previously on 性癖纵横观

既然我们提到了“日山羊”,那“人类被兽日”是不是也是一种性癖分支呢?

显然,福瑞控作为一个从二次元进入三次元的元素,也需要人身着福瑞套装,露出生殖器或是穿戴假阳具。事实上,福瑞控作为性癖符号,无论是二次元的漫画形式、还是三次元由人身着福瑞套装,事实上都仅仅是一种视觉上的刺激,因为实际发生性关系的还是人类本身。

当然,还有比这个层级更高一级的——就是直接和兽发生性关系。

录制节目时,场外观众提出了一个很有趣的问题——很多社会新闻会播报,一些女性饲养大型犬是为了与其发生性关系,每年都会有狗生殖器卡住女性阴道去急救的案例。那为什么这些人会和狗发生性关系呢?狗类的生殖器为了让交配顺利完成,勃起插入后,会有一个球类腺体膨胀,从而卡住母狗的生殖器,这个时间一般会持续一小时左右——如果单从这些要素来看,爽或许是这个性癖的原因之一,但是还不足以完全解释这个性癖的“符号”。

于是,就要回溯到最初的符号分析起。


狗是最初人类从狼驯化而来的,因为其服从性与忠诚,成为保护人类的“工具”之一,同时会参与人类的打猎、驱赶、甚至是战争。区别于狗,其他的野兽服从度就会弱很多,被驯化成牲畜或是成为威胁,就是人类最初对野兽的简单分类。随着群聚人类的继续壮大,便出现了部落、随后因为城垣保护又形成了城市、部落和部落之间有了战争……

不仅仅是部落之间,部落内部也有竞争。而部落的首要任务是生和育,但是这种生育的资源分配必定不是平均的。跟自然界的动物一样,人类最初的交配也是与力量挂钩的,成员之间的竞争跟部落之间的竞争本质是一样的,都是强者生存的法则。如此看来,远古时期的性本身就是和力量、能力、权力挂钩的。强者既可以统治弱者的性,也可以通过征服弱者的方式获取性资源。

支配与被支配、征服与被征服便成了原始的性符号最重要的要素。这一点跟自然界的动物法则是同属的,毕竟人也是动物嘛。


狗作为一种被人类驯化的动物,以其忠诚成为由人类“支配”的对象,这种支配可以是训练他坐下翻肚子,也可以支配它成为性爱的玩具,因为狗并不能理解人类的“目的性”,它甚至不能理解性爱这件事,所以当它的生殖器被塞进主人的阴道或肛门之后,兽性驱使它勃起,于是主人享受的便是接下来的被一头“兽”反向支配的快感。

小结一下:主人→支配→狗(被支配),与狗发生性关系时,狗卡住人类的性器官后,人类失去对狗的支配权(因为狗的勃起时间是无法中断),此时转为狗→支配→人,这个时候狗作为“兽性”这个符号带来了全方位的感官刺激,远超过人类扮演福瑞发生性关系的程度。


支配→被支配,便是性癖纵横坐标轴上面的第一个X轴,利用这个轴就可以解释很多符号。

比如回到“丝袜”这个元素,如果是丝袜→秘书这个符号演变,那么秘书是一个“被支配”的角色,因为老板可以随时命令她蹲下含住自己的阳具,所以这个人在追求一种“支配感”。这就是为什么有些男性在做爱时,会希望对方穿黑丝袜,然后再亲手撕掉。因为这是一种支配感最表象地呈现。

单纯的兽交,比如山羊,是一种对支配感的追求,因为山羊不会反抗。但是如果是使用狗的生殖器,这是一个支配→被支配的符号转变。

另一些符号,也可以顺利归类在这个X轴上面——“高跟鞋”,如果它本身和人妻挂钩,看上去很像是一种“被支配”,因为人妻是任人摆布的;但是如果“高跟鞋”有了踩踏的功能,比如蹂躏男性的生殖器,这个时候男性在追求“被支配”;“SM”,显然S是一种“支配”而M在追求“被支配”;一些色情片里存在的强暴、时间停止要素,也是在追求“支配”,强奸突破的是法律约束,而时间停止突破的是现实约束……


上一期还留下了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一些男性能量衰减,且没有找到正确代偿行为的男性,最后会喜欢看“阉割”。“阉割”分两种,一种是自我阉割,一种是他者阉割,显而易见前者是“支配”——“我连我的鸡吧都可以亲手割掉”是一种全然的对己支配;后者便是“被支配”——“我把男性最重要的东西交于你处置”是一种我对你的全然交付。

但是这是“阉割”参与者对于支配和被支配的追求,那观看者到底在追求什么呢?

同样可以用支配和被支配解释清楚——人类的身体联合心灵有一个很可爱的(残忍的)功能,叫做“幻肢痛”。比如,男性在观看各种大胯被撞的视频时,会觉得下体一紧;残忍一点的,是一个手被炸掉的士兵,就算失去了手臂他还是会时不时觉得手臂疼痛。幻肢痛实际上引发的不是实际的疼痛,而是大脑错误地处理了痛觉信息。阉割视频带来的幻肢痛远超过蛋蛋卡在隔离桩的视频,正常人当然不会喜欢看阉割视频,但有一种人会因为阉割视频带来了精神上的痛感,从而获得快感。

人类的大脑里,有一个叫“伏隔核”的区域,这个区域主要掌管奖赏、快乐、成瘾机制、恐惧、侵犯、安慰等功能。这个区域过分活跃,会导致恐惧和成瘾相互组合。所以一些人看鬼片会上瘾,明明很害怕,但就是希望被惊吓;而痛觉(幻肢痛)会让身体瞬间分泌内啡肽,起到镇定和安慰的效果。内啡肽本身是大脑突触间的传导剂,大量内啡肽同时激活了伏隔核的功能,过分活跃的伏隔核又给人类带来了兴奋、奖赏的快感,甚至还会导致成瘾。而这种痛感是无法由人自行控制,偏向一种“被支配”的感觉。

这就是阉割视频导致“快乐”甚至是“成瘾”的原因。


举一个极端例子:比如一个长期阳痿的男性,在看到阉割视频时,大脑出现了幻肢痛,痛觉神经又刺激了生殖器轻微勃起,让他失活的鸡吧有了久违的感觉,从此之后他开始爱上了看阉割视频,至少这个时候他的阳痿并不存在。

阉割在满足上述的“生理觉知”的情况以外,还有一种“心理满足”。一个阳痿的男性,在看到其他男性被阉割的画面,会觉得对方跟自己处于一样的状态——我们的鸡吧不能用了,他甚至更惨,虽然自己的鸡吧硬不起来,但是他的鸡吧都没了……这种心理满足是一种性心理的平等——他可以以一种上帝视角的方式,看着另一个男性被阉割,这满足的是一种“支配”。

自此,性癖坐标轴的X轴:支配→被支配,可以将性癖简单地进行归类,从而确定当事人到底在追求什么。那这个坐标轴的极端形态是什么?我们下一期再聊。

性癖纵横观 II

2024年6月25日 11:00

果然,关于性癖的节目没办法上传B站,上传YouTube的进度因为还需要再筹备几期节目,先暂时延后。所以《性癖纵横观》暂时只能以文字再版的方式呈现了。

上一期提到“黑丝”作为一个性符号,指向的是“人妻”这个特定的点,并不是说喜欢“黑丝”的人就一定喜欢“人妻”,而是我们可以从一个历史事件里,找到一个特定角色对当事人的刺激——比如,看见过母亲穿黑丝、或是看见过电影里的兔女郎形象、或是从某个渠道看到过老板和秘书之间的性事等等。而这些刺激点,从底层来看,都可以分类到“人妻”。

从这个点,再分支,就会因为有俄狄浦斯情结的存在,而有了母子性行为的分支。这也就是为什么日本有大量的“母子情节”的AV,既然会陆续地拍摄,正是因为有这样的受众。

首先,我们需要正视一个观点——性癖没有正常和不正常,更没有对与错。因为这些标准都来自于我们的主观评判,如果我是一个只接受在做爱时咬耳朵的人,当然没办法理解“冰恋”,因此我才可以直言不讳地评价“冰恋”是“不正常的性癖”。显然这是不合理的,所以我在这个专题里讨论的性癖,并没有正常和不正常的区别,一些涉及到病理性的——比如把俄狄浦斯情结真正发展到“与母亲发生性关系”的,也不能说“不正常”,它只是违背现代的道德规则。

要知道,你现在仍然可以在网络上搜索到大量的“我不小心和儿子做了爱”的求助帖,下面有一群人是支持这个行为的,因为他们完成了自洽,所以对他们而言,这是“正常”不过的爱和情欲的表达。

Previously on 性癖纵横观

上一次聊的是“现代性符号”,那哪些又是“远古性符号”呢?要回溯这个“性癖史”的长河,可以从一个有趣的例子开始——为什么山羊是一个特定的性符号,与同性性爱、纵欲、恶魔有关?

航海时代,出海远航的男性船员会在船上携带几只山羊,它被混在各种食材的中间,但它的作用可超过了“吃”这个功能。一群大老爷们儿,在海上漂上几个月,难免会憋得慌,所以船上就会发展出两种人,一种人是可以接受同性性行为的,所以他们之间就形成了“互助小组”(所以“水手”这个符号也包含同性恋元素);无法接受同性性行为的,就会去“使用”山羊,因为号称山羊的阴道无论是大小、温度还是湿润度都是最接近人类的。

于是,山羊成为水手的泄欲工具,有了它的第一个符号——性工具、肉便器

神话时代,在森林里有一个长相不算好看,但是多才多艺的直立行走的半山羊人兽,他在神话里是一个老少咸宜、男女通吃的家伙——这个角色就是潘(摩羯座的原型,对不起了摩羯座)。潘嗜酒成性、按照现代的医学定义,他甚至有性癖。因为他的性能力超出常人,于是他成为了众神酒宴不可或缺的开心果,他不仅可以为众神吹奏牧笛助兴,还可以在大家都喝嗨了之后,前后可用——他即有傲人的生殖器,也有和山羊一样的甬道,进可攻退可守……

于是,山羊形象的牧神潘,有了它的第二个符号——性欲旺盛、纵欲过度。

宗教时代,《以赛亚书》记录了亚当第一任妻子莉莉丝的故事。莉莉丝在和亚当媾和时,希望采用“女上位”的体位,亚当不答应,导致莉莉丝出逃伊甸园。上帝面子挂不住,就给莉莉丝的行为定义为“自我放逐”。从伊甸园出逃的莉莉丝,在红海进入地狱,与地狱之王萨麦尔结合。之后,他们每一天会出生一百个恶魔之子,会在人世间杀死一百个亚当和夏娃生产的人类。上帝为了阻止这一切,决定派出使徒,每一天要处死一百个恶魔之子。而堕落为堕天使的恶魔,就会长出一副山羊的嘴脸、和山羊的犄角。

于是,长着一副山羊模样的恶魔,让山羊有了第三个符号——堕落、恶魔、生育能力超强。


山羊这个性符号,从远古的神话、到宗教、到近现代的文明中,才渐渐形成了一个完整的符号解释。至今,还有一些人存在“日山羊”的性癖,与山羊进行兽交以获得快感,显然用“现代”解释很脆弱,甚至让人想要去试试——因为现代只是认为山羊的阴道类似于人类。

跟山羊类似的,有一个现代的性符号——福瑞(Furry):动物在拟人后拥有人性,但是会保留野兽的毛发、爪子、尾巴、面部特征等等。福瑞一般在二次元居多,也会有以三次元的方式出现,比如当事人穿上福瑞的衣服和对方发生性关系。作为现代性符号的福瑞和远古神话时代的性符号山羊的相同点是什么——兽性。

远古人认为,野兽是强大的存在,他们通过与之对抗、驱赶、驯化来维持人类的生命延续。一些无法解释的自然灾害,也会优先以“野兽”的形象来进行解释。于是,在远古符号里,兽是一种强大的、凶猛的、甚至也有希腊神话里对潘的理解——他们的繁殖能力极强、性欲旺盛。

这是刻在人类历史基因里的对兽的理解,那福瑞是不是也因为“兽”这个概念,而有了延展?

但这中间还缺少了一个“现代化”的步骤——人和兽最大的区别是什么?从表征来看,毛发是一个最直观的,特别是当人类在进化过程中,逐渐将毛发退化成头发、少量汗毛和部分耻毛之后,毛发浓密更像是一种兽性的表现。因为兽性=性能力旺盛,所以现代性符号里会简单地转化成“毛发旺盛的人性能力也旺盛”,于是,这样再来解释福瑞就能解释通了——兽化的人类,不仅仅因为毛茸茸的很可爱,而是因为他们拥有强大的性能力,而让人产生了联想和快感。(这个分支同时也就解释了,为什么有一些人会迷恋毛发浓密这件事)

这就是一个从远古性符号进化成现代性符号的举例。


远古时代,人类的生存并不是件容易的事,灾祸、疾病、猛兽都会是导致部落灭绝的原因之一。在没法弄清楚“科学”原因的情况下,最初的宗教系统就会形成,将这些具体的事件具象化成一个符号,进行祭祀或占卜。而部落的首要任务是生和育,于是就有了最初的图腾——阳具崇拜或生育崇拜。前者代表性能力,后者代表生育力。区别就是处于怎样的社会形态,父系社会崇拜阳具,母系社会崇拜乳房。

也就是说,阳具和乳房并不是一个特定的器官,而是一个图腾,这是刻在人类基因里的——现代人当然还有阳具、生育崇拜的行为。迷恋巨根或是巨乳,事实上就是一个性符号从遥远古代传来的呼唤罢了。

当然,现代社也不会如此直白地“崇拜”,虽然对于某种器官特征的追求还是明确的,但是同时比起远古时代,可以替代“阳具”形态的东西也越来越多。


(特别说明:接下来的内容,可能会引起不适,请中年男性酌情阅读)

因为人体机能的关系,男性也会因为年纪的渐长而出现荷尔蒙减少的过程。男性能力下降的过程中,就会出现“代偿行为”。这个能力不单单是指性能力,也可能涉及自我认同感、被关注程度、家庭地位等等。在代偿过程中,一些男性会转向对一些特定项目产生兴趣,例如钓鱼、摄影、高尔夫、门球等等。这些事情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他们都需要男性去操控一根或细或粗、或长或短的棍状物。

没错,简单粗暴地理解——这就是阳具的拟物形态。

而一些涉及到速度的、例如高尔夫球被打飞的那一刻、摩托车飞驰瞬间、汽车呼啸的感觉——事实上是在模拟射精。

这些代偿的行为并不是“可耻”的,这是正常的过程,因为荷尔蒙终究会减少。只是在这个过程中,因为能力下降没有适当代偿行为的男性,会出现另一种极端可能性——他们会开始观看阉割视频,这个话题下期再聊。

性癖纵横观 I

2024年6月21日 21:36

手上在剪新一期的节目,考虑到它的内容过于重口,很有可能没办法在简中平台发布,因为涉及到“恋童”、“冰恋”,YouTube甚至都很难过审。所以干脆做成文字版的,在这个没有敏感词规避规则的博客发布。

一直打算做“性癖”有关的话题,但是内容非常庞杂,不仅会涉及历史、神话体系、宗教体系、还会有心理学、社会学、哲学。所以谈话性节目为了避免“掉书袋”,就只能从一些轻松的内容聊起,这一期节目做到最后,竟然也在参与者的脑海中,出现了一个“性癖地图”的脑图雏形。


话题最初,是从“黑丝”开始的。我们接触过的一个案例里,女朋友每次跟男友做爱时,都需要穿着黑色丝袜,然后等着男友亲手撕开,进入正题,所以每次做爱最废的是丝袜。丝袜是一个近现代社会的产物,远古社会并没有这个概念,那人们在做爱、性幻想的过程中,为什么会需要“黑色丝袜”这个符号呢?

另一些性爱的场景里,对对方的称呼也值得玩味,“叫爸爸”不算是个偏门的癖好。甚至还有要求对方叫“姐夫”或是“小姨子”的……节目里,嘉宾提到一个有趣的案例:男友会给女友买空姐的制服,但是“空姐”并不是和“乘客”搞在一起,而是要求女友叫自己“机长”才能顺利进入“感觉”;而另一些男性,一定要采用后入的体位才能射出来,这是为什么呢?

然而,嘉宾最不能理解的“性癖”是母子关系。欧美虽然也有母子关系,但是他们仅仅是在称谓上简单带过,而日本片里,关于母子的影片不仅仅有完整的剧情演绎,还有非常详细的类目——继母与继子、或是亲母与亲儿子。既然有这样的类型,就意味着它本身就有受众——那到底是怎样一群人有这样的“癖好”?


要理解“母子乱伦”并不难,只是因为现代社会很少再看见这个桥段罢了——在每一个古文明的历史里,都出现过“弑父娶母”的桥段。恋母并不是一个“现代疾病”,从古自今也不是偏门的“癖好”,这就是所谓的“俄狄浦斯情结”

丁锐和我们聊过,泰国的社交软件里,有大量专业卖淫的账户,这些账户不再仅仅局限于,展示结实的身材或是直观的生殖器外观。他们开始使用“场景文案”,比如一个男性对自己的描述是“三个孩子的单身父亲”,一个女性对自己的描述是“丈夫每天下午2点至7点外出工作”。简单的文字里包含了大量的令人遐想的信息,这些信息远比一张照片给的信息更多。

在维多利亚时期,由于禁欲的政令,许多“官能小说”就此诞生,它不涉及任何一个对生殖器和性爱的直接描写,仅仅依靠文字的方式。对面团的细致描述代替了对乳房的描述,而面团在案板上震动出波荡暗指了主妇与情夫在厨房偷情时,搞得案板随之震动——官能小说的魅力,就在于最大限度地调动了阅读者的想象力,在这些想象空间的咸湿间隙里,可以塞满只属于那个人自己的幻想细节。泰国社交软件里的那些文字描述,本质上和官能小说的文字起到了一样的作用,穿上空姐制服的女性,不再是一个个体,而是一种符号,跟符号做爱的乐趣是可以激发他的无穷想象力。

同理,这就是为什么有的人一定需要后入体位才能射出来,因为当看不到对方的脸时,他的感官才会被放大,从而去幻想另一个人。这就跟一些人做爱时希望被蒙上眼睛一样,当一个感官被切断的时候,其他的感官就会被放大。其中视觉是最容易刺激的,也是最容易通过大脑直白加工的。


“黑丝”这样的符号,就是对视觉最直接的刺激。上野千鹤子在《厌女》里提到过:男性在性爱这件事情上,更容易成为“巴普洛夫的狗”,他们往往会因为一个符号而激发性欲。那接下来,我们只要解开了“黑丝”这个符号的指向性,就可以轻而易举地反推回性癖的底层。

人们提到“黑丝”,往往容易想到一些特定的人物特征——秘书、兔女郎、成熟的女性等等,但你一定不会联想到“女高中生”、“小学生”这样的任务特征——也就是说,“黑丝”指向的是一种“成熟”。

很多小男孩童年都有在家乱翻的习惯,在这个过程中很有可能就翻出了母亲的丝袜、胸罩、卫生巾之类的。母亲又是男性接触的第一个女性符号,有些男孩会从小跟母亲一起洗澡,甚至是被带到全是白花花肉体的大澡堂。所以这个女性符号会深刻在很多男性的思维之中,这里会有一个大逆不道的结论:“母亲其实是男性的第一个性幻想对象”——但仅仅是以“女性符号”的方式。

而在随后的发展中,因为有了“俄狄浦斯情结”的介入,才有一部分男性分向去了“恋母情结”;而另一个分支,便是以“黑丝”作为出发点,分向去了“人妻情结”。(母亲也是人妻嘛,所以本质上来说,这只是人妻控的两个分支罢了)

类似的符号,比如“白丝”才是指向的学生、“眼镜”指向的是老师、“蝴蝶结”指向的是儿童等等。这些符号都是近现代的符号,而往往近现代的性符号,都可以指向一个“具体的人物特征”,就跟“三个孩子的单亲爸爸”一样,它能够给予当事人足够的幻想空间。


说了这么多底层逻辑,才说到了“性癖地图”这个脑图上的第一个微不足道的分支。但这也算是《性癖纵横观》的创刊词!

如果我们从“现代性符号”往前推,又会找到哪些“古代性符号”呢?我们下一期再聊。

❌
❌